时尚新闻

段奕宏因他改名被用来吓唬小孩进博物馆被人参观

  实力派演员段奕宏之前名叫段龙,后来才改成段奕宏这个名字。有人说是谐音“段忆虹”,八卦他大学时曾暗恋陶虹,之后念念不忘因此改名。其实这属于无稽之谈,他改名的真正原因是因为一个男人。

  这个男人本名叫黄利辉,生在上世纪的战乱年代。母亲去世后,孤苦无依的他去国外投奔叔叔。过海关时,翻译弄错了名字,把黄利辉写成了黄细伟。从此,别人都叫他细伟。

  因为交不起过关费,他被当作犯人一样拍照、剃头,关进难民监狱,他叔叔很久才来认领他。

  叔叔并没有带侄子回家,而是直接把他扔进了一家养鸡作坊做学徒,然后就走了。作坊老板一家像对待牲口一样对待他,吃饭不许吃菜,没睡几个点就要被踢醒干活。老板的两个孩子也经常戏弄他。

  给人家打工挣饭吃的他不敢反抗,有一次他急了,才掏出了母亲留给他的一把刀吓唬孩子。这一幕恰被老板娘看见,老板娘立即拿硬木拖鞋砸他的脑袋,把他砸得头破血流。

  学徒工的遭遇实在悲惨,这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学过的课文《凡卡》。那个永远无法寄信给爷爷的小男孩,一样的悲惨无望。细伟实在难以忍受这种生活,趁老板一家出门,他偷了放在抽屉里的钱跑了。

  跑路的他只能到工地扛沙包,但因从小患有哮喘体格虚弱,经常被其他工人欺负。他好不容易攒了点钱去买了治哮喘的药,药包却被工人们抢去扔进了泥坑里。药粉混进泥水中无法再吃,他悲伤又无助地捧起被泥水泡烂的药包,泣不成声。

  工地里唯一对他友善的是工头的女儿。小姑娘给他倒水喝,还摘了一朵小花送给他。

  可那朵小花却也被其他工人践踏踩烂了。那是他在异国他乡唯一获得的礼物和温暖,却被周围人残忍毁掉。

  不久,小女孩也被做噩梦的他失手掐死。他愧疚、自责、心痛,想要呼救又害怕被抓,只得匆匆抛尸。

  女孩的死引来了警察和一位女记者。女记者会说普通话,是唯一叫对他本名黄利辉的人。女记者没有怀疑他,还出于怜悯给了他一些钱让他治病。细伟扛不动麻袋终于被工头辞退,工头不知他就是杀死女儿的凶手,还好心地给了他一条出路——去亲戚家种地。

  在乡村,细伟每日劳作,虽然辛苦但看着快要长成的庄稼还是很开心。然而,一场暴风雨就在庄稼即将时尚时降临,摧毁了他所有的劳动成果。

  绝望的他走到热闹的地方抱走了一个落单的小女孩,因为他想起母亲曾用死人的心脏熬药给他治病。于是他杀害了女孩,取走了心脏煮汤喝。

  他辗转各地,每次哮喘病发作,他没钱买药,就去掳走一个小女孩。因为多个小女孩失踪被杀,搅得人心惶惶。警方开始搜捕细伟,凭着女记者提供的线索找到了细伟的藏身之地。

  面对警察的抓捕,细伟疯狂反抗,警察没法近前。最后女记者喊着他的名字“黄利辉”让他放下武器。丧失理智的他把女记者幻想成了母亲,放弃了反抗,被警察制服。

  高层为了安稳人心,就威逼利诱让细伟承认所有杀人案都是他干的。细伟以为自己认罪就能回家,便把罪全认了,结果还是被处死。

  经过媒体的炒作,细伟成了令人胆寒的杀人魔头,大人吓唬小孩就用细伟的名字。他的尸体也被做成标本,陈列在国外一家博物馆里,供人参观。

  后来有人开始质疑案情的真实,细伟体弱多病,又不会泰语,不可能流窜多地作案,口供多有不合常理之处。还有幸存的受害者说凶手是一个贵族子弟,但被封了口。

  段奕宏在拍这部电影《细伟》时,为了沉入角色付出了巨大心血,导致拍完很长时间都走不出来,每天做噩梦,后来经人指点才改了名。

  整部电影最为反差的一幕是,细伟刚来国外时经过每个寺庙都会双手合十,虔诚祈祷,可后来他竟然把小女孩带到寺庙中杀害。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路历程。细伟是如何从一个纯朴胆小的青年变成杀人凶手的呢?

  他明明叫黄利辉,周围人连弄清他名字的耐心都没有,一直将错就错叫他“细伟”。为什么那名女记者能让她放下屠刀?因为她是唯一能叫对他名字的人。

  看过《乡村爱情》的一个片段,刘能夫妻和赵四一家吃饭。席间赵四说到“赵国强”这个名字,刘能一脸茫然问“谁是赵国强?”赵四媳妇一解释,大家才知赵四本名原来叫“赵国强”。接着,刘能拿着赵四的名字嘲讽一番,说他不配叫“国强”,没人认识他。

  我在看这个情节的时候,一点都没觉出搞笑,反倒替赵四感到心酸。他提这个名字本来是为了效仿刘关张和刘能结盟,结果人家根本瞧不起他。名字是一个人的象征,轻易调侃别人名字,潜意识中是对人的不尊重。

  现在的社交圈中,总有一些人以开玩笑为借口,调侃羞辱在场势力最弱的那个人。弱者如果计较,就会被人视为异类,被鄙视一番后踢出局。要想在圈子中混,就要笑脸迎合所有“玩笑”,直到圈子里出现比自己更弱者。

  一般开这种玩笑的人并不是圈子一哥,他戏弄弱者也是为博贵人一笑。从被嘲笑转为嘲笑他人,当年所受屈辱必然会变本加厉施予更弱者。

  电影最后,那位女记者对细伟的深度报道中,极富感伤地写下了一句,“我始终不清楚他究竟是一名凶手,还是一名受害者。”

  当年那些欺辱他的人,不会想到自己施加别人的一点恶行,会促成受害者到凶手的转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