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透新闻

陪你看星星(中国节日特刊·七夕)

  2005年前后,我在山里教书写博客,访客“我的瓦尔登湖”进来时,立即引起了我的注意。点开他的博客,大致知道他是四十多岁高大的东北男人,穿迷彩服着军用球鞋。挺爷们的。在长白山一个小山村买了10间屋,还有五亩地的大院子。之前他可能是个成功商人。他没说,我也没问。

  我们叫他老瓦。我关注他时,他已在乡下住了三年,修整荒芜的院子,修房子、盖车库、修路、修栅栏、修火炕。在后山坡种玉米、种刺嫩芽山野菜,在院子里种树、种葡萄、种土豆辣椒茄子西红柿、种草莓。养猫喂狗,还孵小鸡,当然不是他亲自孵,而是天天给老母鸡喂水端食,亲自陪老母鸡孵蛋,还拍下替难出壳小鸡当助产士的视频。他每年都孵好几窝小鸡,把小鸡精心养大。一个年少时驰骋商场、业余练散打、曾去日本参加马拉松比赛的大男人,能俯下身子一天天喂小鸡,需要怎样一颗细腻柔软的心啊。用他的话说:“结庐山阴,躬耕田野,皆为一念之生也。”

  那时还没有新农村建设和民宿热,老瓦的作为,无疑是超前的是特立独行的。他挖山推土,平整院落,在院墙上用瓦片盖出花样。在院内树下安放粗大原木墩和原木茶桌。他的院子越来越有味道了,我关注他院子的点滴变化,其实是关注我内心的田园梦。

  老瓦曾在现实生活中遭遇过失败、背叛、欺骗,但他依然有感动有眼泪,依然相信人间有爱。他一个人在山里读书种地练书法,教村里男孩读古文,实践着现代梭罗的瓦尔登湖生活,他让我们认识到“瓦尔登湖”其实是一种生活态度,用他的话就是:“能安住狂躁的心,使其如恬静的瓦尔登湖般怡然自在。”

  我有博友名山花,湖北人,30多岁,离异,文字简单纯粹,个性沉静优雅。她喜欢做梦,好像一直在等一场风花雪月的爱情。山花也是老瓦的观众,常写纸条和我聊老瓦的趣事,很多老瓦生活的细节,都是她观察后告诉我的。

  某年愚人节,老瓦突发博文《喜讯》称:“截至下午1点前,通过纸条发来真实姓名、地址、手机号码者,将得到老瓦为你自制原木工艺品一件。”老瓦共收到七女两男的求工艺品纸条,其中有山花。

  老瓦驱车60公里,去森林深处砍红松木作原料,给女性每人制作一双木屐,给男性每人制作了一个烟灰缸。那些天,老瓦变成精细木匠,借来工具锯、砍、刨、钻,他在博客里记录了制作过程。红松木木质轻灵耐久,木香绵远,做成木屐很有样儿,为做木屐鞋袢儿,老瓦试了多种材料,最后确定用打点滴的塑料管,几根编织制成。

  有一天,山花突然发纸条给我,说她决定去单位提前办病退,远赴东北和老瓦共度余生。因为老瓦答应在“瓦尔登湖”边,给她盖座小木屋,七夕夜,带她到湖边看星星。

  我吓了一大跳,这是啥时开始的事儿?是不是太冒险了?我私下劝她。她说,如果我没有去,会后悔终生。

  第二年春天,打开老瓦博客,我看到他带山花去日本旅游的图片。我发去祝福,老瓦回复:“山花是个善良的女人,这是我的幸运。”

  我开始往前仔细翻看老瓦的博客,发现他曾在《春播》一文中写道:“对面的山花开了,就是播种的时节了。”老瓦“湖边”躬耕三年,漫长冬天过后,有一天,一抬头,山花就开了。

  离守林人小木屋不远的湖边,老瓦亲自伐木,用一个夏天,给山花盖成了小木屋。七夕那天,老瓦揭开了湖边小木屋的神秘面纱。七夕夜,老瓦和山花给博友们发了看星星的图文。

  图片只有一张,文字也很清简。也许他们觉得,除了七夕看星星,更珍贵的是此前此后漫长平凡的日子。

  他们一起摘葡萄酿酒,一起养鸡种土豆。山花学会了捡蘑菇、晒山野菜。冬天,山花坐在火炕上,用蓝印花布缝制窗帘门帘,用蓝印花布给高粱秆编的锅盖包花边儿,像个东北小媳妇。

  再后来,大家都开始玩微信了,我偶尔去老瓦的博客看看,他很少更新,但,那个小木屋一直都在,老瓦和山花一直都在。

  曾经的很多年,老瓦一个人在山里,也许就是为了等一个七夕夜同看星星的人。他终于等到了山花。他们都相信世上真的有爱情和童话,七夕看星星是他们心中不熄的火花。余生,他们愿意陪伴彼此,而不仅仅是七夕这一天这一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