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透新闻

东北是女真族带来的“嫁妆”东北民族的巨大贡献不能忽视

  今天我们可以说:“东北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不过,这个“自古以来”也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而且每个地区纳入中国版图的时间也相差很大。辽东地区,自从战国以来就归属于中原的燕国,设置辽东郡,但是纬度更高的黑龙江流域直到千年前才成为了中国的一部分。黑龙江流域纳入中国的版图,主要还是得益于东北游牧民族带来的“嫁妆”。

  黑龙江流域,是中国纬度最高的地区,这里气候严寒,历史上开发速度非常慢。早期生活在黑龙江流域的民族主要分为三大集团,大兴安岭一带为东胡集团,在经济上以游牧为主;生活在松花江流域的是扶余民族;大部分黑龙江流域为肃慎系。其中扶余和肃慎发生了融合,最终成为了女真族,该民族在早期以渔猎为主,后来逐渐转为农耕,也兼具游牧。以上三大民族从分子人类学上来说,都是C系民族。

  东北的民族首次入主中原,当属商朝。很多证据表明,商朝很可能发源于西辽河流域,红山文化和殷墟文化之间存在着许多联系。周武王灭商后,一些商朝遗民又退回了东北,建立了孤竹、朝鲜等国,并在名义上接受了西周的分封。因此,西周也宣称:“肃慎、燕、亳,吾北土也。”

  不过,当时的东北各族和西周仅仅是保持着朝贡贸易的关系,并没有政治上的。周武王时,肃慎人入贡“楛矢石”。东北民族擅长骑射,因而他们向中原“进贡”弓箭是非常正常的,而中原王朝却将肃慎进贡“矢石”作为东北民族臣服的一个标志,也是中原王朝宣传国威的重要手段。《大戴礼记·少闲》就宣称虞舜、禹、成汤、文王“民明教,通于四海,海外肃慎,北发渠搜,氐、羌来服”。

  周朝开创了这种传统,历代都继承。从汉代开始,黑龙江流域开始出现了民族政权,最早的就是扶余国,大概位于松花江一带。后来,扶余贵族又南下占领了辽东部分地区,建立了高句丽国,并逐渐吞并了朝鲜四郡。南北朝时期,高句丽改名为“高丽”。唐朝时期,灭高丽,设置安东都护府,如此扶余人的国家就在历史上消失了。

  东胡系民族的国家比扶余系稍晚。秦汉之际,匈奴破东胡,东胡分裂为鲜卑和乌桓两部分,其中乌桓生活在西辽河一带,接受了汉朝的册封。东汉时期,鲜卑强盛,统一了大漠,一度建立了汗国。魏晋时期,鲜卑族大量涌入中原,建立了多个政权。最终,拓跋氏统一中原,为隋唐盛世的形成奠定了基础。

  1980年,考古工作者在大兴安岭发现了北魏祭祖的遗址——嘎仙洞,洞内有19行祝文,为汉字魏书,全文201字。嘎仙洞的发现,进一步明确了鲜卑族的起源地。根据史料记载:太武帝时期,有乌洛侯国世祖真君四年来朝,“称其国西北有国家先帝旧墟,石室南北九十步,东西四十步,高七十尺”,于是太武帝拓跋焘派中书侍郎李敞去祭祀,并“刊祝文于室之壁而还”。这里的乌洛侯国是北魏的一个附属国,因此大兴安岭纳入中国版图的时间最早可以追溯到北魏时期。

  北魏之后,停留在东北的鲜卑族演变成为了契丹族、奚族和室韦,契丹、奚在西辽河一带,室韦民族生活在大兴安岭一带。与此同时,肃慎也和扶余人融合,演变为了靺鞨族。其中生活在松花江流域的为粟末靺鞨,其经济水平较高,主要以农耕为主;生活在黑龙江干流一带的为黑水,经济以渔猎为主。以上两大民族成为了后期古中国的主角。

  唐灭高丽后,其势力遭到了契丹、新罗等族的挤压,很快就撤出了辽东。在武则天时期,粟末靺鞨建立了渤海国,逐渐开始了靺鞨民族的统一事业。唐玄宗时期,为了联合东北各族对抗后突厥汗国,就册封室韦、渤海、黑水为都督府。实际上,这些都督府都是空头名号,因为当时的唐朝连辽东都丢了,更别说控制黑龙江了。安史之乱后,唐朝连河北藩镇都无法控制。谭其骧将东北划入了唐朝中期和后期版图,这是明显的“地图开疆”,不可信。

  不过,唐朝文化却辐射到了东北地区。当时中国气候整体比较暖和,东北地区更加适合农耕。在这样的情况下,新建立的渤海国就成为了一个实实在在的农耕文明政权,他的典章制度也主要学习唐朝,唐朝的文化典籍也大量向渤海传播。其结果就是渤海国被纳入到了中华文明圈,这给东北纳入中国版图奠定了文化上的基础。

  五代时期,契丹族强盛起来,建立了辽国,灭渤海、征服大漠、占据燕云十六州,成为了当时世界面积最大的国家。辽国对中国版图的形成是有很大的贡献的。在疆域上,辽国首次在东北、大漠驻扎军队。这是中国历史上王朝在黑龙江流域驻扎军队的开端。从这个角度来说,黑龙江流域首次纳入中国版图是辽国。

  从制度上来说,辽国创造了南北面官制度,以北面官治理北方游牧、渔猎民族,以南面官治理汉族等农耕民族,这种因俗而治的体制很大程度上解决了民族矛盾,形成了二元一体的格局。此后,金元清三代都在辽国制度之上进行创新,最终形成了“多元一体”的格局。

  辽国虽然管辖、统治了黑龙江流域,但是统治的形势却是非常疏松的。辽国在东北设置了东北统军司,驻扎了重兵来威慑女真各部;同时,也在松嫩交汇一带设置了长春州,作为帝国的春季行宫。每年春季,辽国皇帝就会带领朝廷高官到长春州会盟女真各部酋长,进行狩猎、朝贡等活动,以此来宣誓主权。

  为了更有力地控制女真族,辽国又扶持完颜部作为自己的鹰犬。其结果就是完颜部在辽国的帮助下变得强大起来,最终走到了自己的对立面。1115年,完颜部的阿骨打称帝,建立了金国,也对辽发动了全面反攻。1125年,辽国灭亡。随后,金国长驱而入,灭北宋。到了完颜亮时,金国定鼎燕京,正式成为了中央王朝,而周边的西夏、南宋、后高丽、蒙古等只能称臣纳贡。

  终金一代,其统治者都在不断进行汉化改革,最终确立了自己的正统地位。到了金国灭亡的时候,蒙古人已经分不清汉人和女区别,于是统称为“汉人”。和女真人类似的就是契丹人,他们也被统称为“汉人”了,而欧洲人更是将“契丹”作为中国的称呼。女真入主中原,使得东北民族形成了对中原的向心力,此后女真族一旦强盛,必然会向中原发展。

  黑龙江作为金国的起源地,金国对此的管理必然是严密的。除了用猛安谋克制来编户齐民之外,金国还在东北设置路、府、州等机构,这是中央王朝首次在黑龙江流域实现编户齐民和设置行政机构。根据考古发现,库页岛上有金代城堡遗址,这说明库页岛至少在金代就纳入到了中国版图。

  接着进入中原的是蒙古族。蒙古,原本是室韦的一支。辽国时期,大量的室韦涌入了大漠,辽国设置乌古敌烈统军司、西北招讨司来管理蒙古。当然,蒙古也并非完全是室韦,而是室韦和回纥、突厥融合而成的。蒙古灭金之后,成功入主中原,此后的元朝定都燕京。元朝为了控制黑龙江流域,在黑龙江入海口一带设置了征东元帅府,后来的明朝也一度在此设置了奴儿干都司。

  明朝建立后,试图在疆域上继承元朝的规模,但无奈军事力量不足,难以实现对周边民族的有效控制。朱元璋和朱棣在东北进行广泛的招抚,这是试图继承元朝的版图。朱棣去世后,政策收缩,重新走上了华夷之辩的老路,于是奴儿干都司仅仅20年就被废除,而黑龙江诸多卫所不多名义上的册封罢了。到了明朝中期,就在辽东修建边墙,俨然是想隔绝华夷了。

  明朝为了防止女真崛起,对女真采取了分而治之,以夷制夷甚至仇杀的政策,最终将女真推向了自己的对立面,那么明朝就会重蹈辽国之覆辙了。1616年,努尔哈赤建立后金,击败明朝大军。随后,东北逐渐被后金统一。1636年,后金改为清朝;1644年,清军入关,定鼎燕京。1664年,清朝基本统一内地,成为了中国最后一个大一统的古典王朝。

  和金国相似,清朝通过八旗制度将东北的女真族(满族)组织起来,并在东北设置了军事、行政机构,如黑龙江、吉林和盛京三大将军府。当时的世界已经进入了近代,清朝面临着西方殖民者的威胁,也就是“三千年未有之变局”。俄罗斯在东扩的过程中,也侵入了黑龙江流域。康熙皇帝击败俄国后,签订了《尼布楚条约》,明确规定外兴安路以南是中国的领土。此后,康熙帝又派遣测绘队到东北各地进行测绘,将整个东北(包括库页岛)画入了《皇舆全览图》。

  综上所述,历史上黑龙江能够纳入中国版图,和东北各族密切的关系。商朝、北魏、辽国、金国、元朝、清朝等东北民族建立的王朝通过“入主中原”的形式,将黑龙江地区纳入到了中央王朝的体系之中。在当时来说,这种形式是带有侵略色彩的,但是从现在的角度来看,正是因为他们占据了中原,在中央建立了王朝,才将东北纳入到了中国的版图,这是中国之大幸。因此,我们可以说“黑龙江流域是东北民族带来的嫁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