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咨询

英国王室存废风波又起:卖官鬻爵、性侵疑云、种族歧视

  2021年8月23日,英国伦敦民众和游客观看白金汉宫卫兵换岗,英国王室历来重视通过仪式感来增强民众的认同。(新华社/图)

  英国王室是当今世界现存的古老王室之一。近来,查尔斯王储涉嫌“卖官鬻爵”、安德鲁王子性丑闻以及哈里王子夫妇触发“王室种族歧视”等风波不断,让英国王室进入多事之秋,英国及其它多个英联邦国家出现“走向共和”的呼声。

  在1688年一场没有流血冲突的“光荣革命”后,英国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君主立宪制国家,在贵族爵位可以世袭罔替的同时,一些在人文、科学、慈善等领域有杰出贡献的英联邦平民,经过严格的遴选和考察也可以受到封爵授勋。

  这也为卖官鬻爵之风埋下了祸种。2021年9月11日,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TheSundayTimes)爆料称,英国王储查尔斯(PrinceCharles)涉嫌向多名国际人士出售荣誉和爵位。

  颇受争议的俄罗斯银行家德米特里·雷乌斯(DmitryLeus)名列其中。2020年5月,他向“王子基金会”捐赠了50万英镑(约合人民币441万元)后,收到了查尔斯王储的一封感谢信,后者还约其在新冠肺炎疫情结束后私下会面。

  查尔斯王储还在信中写道,“非常感谢”雷乌斯的“慷慨捐赠”,这给了他“极大的安慰”。

  现年51岁的雷乌斯出生在土库曼斯坦一个贫穷的家庭。他出生时,土库曼斯坦是苏联加盟共和国之一。经过二十多年的打拼和积累后,雷乌斯成为俄罗斯的大银行家,也曾因洗钱等罪名被判刑。

  离开俄罗斯后,雷乌斯一度入籍塞浦路斯。如今,他已取得英国永久居留权,正谋求成为英国公民。据英国《星期天邮报》(TheMailonSunday)报道,通过第三方中间人,雷乌斯分两次向“王子基金会”捐赠了50万英镑。但是,只有10万英镑转入“王子基金会”的账号上。

  出于对雷乌斯政治背景的担忧,“王子基金会”说,它将雷乌斯的捐款转移到查尔斯王储赞助的“儿童与艺术基金会”(Children&theArts)。但是,后者表示对这笔钱一无所知。

  不久,“王子基金会”道德委员会又发表声明,已在2020年9月将捐赠款项悉数退还给了雷乌斯本人。

  “钱款的去向不得而知,必要的时刻,我们不排除用法律手段予以解决。”近日,雷乌斯的发言人也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采访时表示,查尔斯方面根本没有退还任何资金,也并非所有捐款都被转移到“儿童与艺术基金会”。

  雷乌斯捐赠案揭开了“金钱换勋爵”丑闻的冰山一角。据《星期日泰晤士报》透露,沙特阿拉伯商人马贺福兹(MahfouzMareiMubarakbinMahfouz)、中国台湾商人汪家兴等人,也通过捐款换取英国王室勋爵头衔和公民身份。

  汪家兴与其父汪传浦都是军火商,父子俩也都是“拉法叶舰军购舞弊案”的通缉要犯,汪家兴还涉嫌将9亿多美元违法所得通过妻子、子女等人转移到瑞士等国的61个账户上。

  这些年,因贪渎、洗钱等罪名而受到通缉的汪家兴居住在开曼群岛,一直寻求取得英国国籍。其间,汪家兴还以“中国慈善家”身份多次跟查尔斯王储会面。据《星期日泰晤士报》披露,汪家兴至少向“王子基金会”捐赠了50万英镑。

  因涉及“金钱换勋爵”并且多项捐款去向不明,查尔斯王储目前正在接受调查。作为沙特商人马贺福兹案的“中间人”,查尔斯王储的男仆迈克尔·福西特也引咎辞职。

  多年来,围绕着“金钱换勋爵”的生意,英国王室内部还形成了一支庞大的掮客群体。2021年4月,第四频道(Channel4)与《星期日泰晤士报》的记者伪装成在俄罗斯经商的韩国商人,联系到肯特郡迈克尔王子的商业合伙人雷丁侯爵。

  遭“钓鱼式采访”的雷丁侯爵声称,迈克尔王子是“英国女王的非官方驻俄大使”,只要“给钱还可以安排见俄罗斯总统普京”。

  现年78岁的迈克尔王子,是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堂弟。在与暗访记者的视频通话中,迈克尔王子也表示可以为合作提供“王室背书”,并开价20万美元。这则掮客丑闻曝光后,迈克尔王子迅速否认了与普京的“特殊关系”,雷丁侯爵也在一则致歉声明中承认“吹过了头”。

  英国王室已进入多事之秋。2021年9月20日,现年61岁的安德鲁王子收到来自美国曼哈顿一家法院的传票。

  安德鲁王子是伊丽莎白二世的次子,出生时是第二王位顺位继承人,他被指控性侵并虐待了一名未成年女子。

  “对他们(英国王室)来说,这几乎是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危机。不只是安德鲁王子在拼命寻求自保,整个王室都在竭力保护他。”格雷厄姆·史密斯(GrahamSmith)是英国民间组织“共和国”(Republic)的负责人,他一直致力于推动废除君主制。

  他说,由于受到英国王室成员等身份的庇护,安德鲁王子涉嫌性侵案已持续了两年多却毫无进展。

  2019年7月,美国亿万富翁杰弗里·爱泼斯坦(JeffreyEpstein)案丑闻爆发,包括安德鲁王子在内的多名政要名流被指控接受了爱泼斯坦的性招待。

  现年38岁的美国女子弗吉尼亚·朱弗雷(VirginiaGiuffre)指控称,在英国名媛马克斯韦尔(GhislaineMaxwell)位于伦敦的住所、爱泼斯坦位于曼哈顿的豪宅以及美属处女群岛上,她三次被迫与安德鲁王子发生性关系,还遭受了殴打。

  那一年,朱弗雷只有17岁。不过,安德鲁王子一直不承认认识朱弗雷或与其有任何形式的性接触。直到2019年11月,英国广播公司(BBC)《全景》节目公布了一张照片。

  这张照片中,安德鲁王子单手拥抱着17岁的朱弗雷。安德鲁王子随后在英国广播公司《新闻之夜》节目中承认,那是一张翻拍过的照片,但“不知道是谁的手拥抱着朱弗雷”。

  安德鲁王子的辩解没有赢得更多的理解和支持。不久,英国多家高校、画廊、博物馆以及渣打银行、巴克莱银行等机构纷纷宣布终止与安德鲁王子的合作。英国王室也开始与安德鲁王子切割,他不仅失去了白金汉宫的私人办公室,还被要求搬迁到位于温莎庄园的皇家小屋(RoyalLodge)居住。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2021年8月,哈里王子夫妇与王室的骂战升级,将“种族歧视”风波推至高潮。

  “女王陛下已经受够了哈里王子夫妇。”英国《太阳报》援引消息人士的话说,英国王室可能会就哈里王子夫妇披露王室私生活、消费王室声誉提起诉讼。

  哈里王子的妻子是现年40岁的美国影星梅根·马克尔(MeghanMarkle)。她出生在洛杉矶一个混血家庭,母亲是非洲裔美国人,父亲是荷兰裔爱尔兰人。

  在嫁给哈里王子前,梅根还有过一段失败的婚姻。2018年5月,她与哈里王子举行婚礼时,一度吸引了全球20亿人观看直播。

  这段跨国、跨种族、跨阶层的婚姻也为英国王室赢得了开放、包容的好名声。但是,哈里王子夫妇2020年3月突然宣布退出英国王室公职,迁居美国。

  在随即出版的传记《寻找自由》(Findingfreedom)一书中,二人公开批评英国王室存在根深蒂固的“种族歧视”。

  “他们(部分英国王室成员)公开嘲讽说,我生的孩子很可能会与我的家人一样是棕色或黑色皮肤。”2021年3月,梅根与丈夫哈里王子接受电视采访时继续批评英国王室。

  她还形容英国王室是“阴暗的金笼子”,并抱怨她的儿子因具有黑人血统而没有被纳入王子序列。

  一场跨国骂战也引燃了英国王室埋藏许久的种族歧视炸弹。从英国国家档案局(NationalArchives)文件来看,在上世纪60年代末以前,英国王室都禁止聘用“有色人种移民及外国人”充当内务官员。

  即使上世纪70年代初,英国出台了三部反对职场种族歧视、性别歧视的法案,但英国王室对此仍拥有豁免权。

  “君主制不民主、不透明、奢侈浪费。实际上,君主制并不适合我们。”英国民间组织“共和国”负责人格雷厄姆·史密斯认为,“这种国家形式只会浪费纳税人的钱。”

  从英国王室公布的账单来看,2020年,英国纳税人花在王室身上的费用为6940万英镑,创下历史最高纪录。这笔“君主津贴”(SovereignGrant)主要用于资助女王及其王室成员的工作、宫殿养护以及公务旅行——英国王室成员平均每年要在英国及海外举行两千多次官方王室活动。

  在伦敦西区的黄金地段摄政街,皇家财产局几乎拥有整条街的地产、餐馆、咖啡馆和酒吧;在英国各地,皇家财产局还拥有别院、城堡、耕地、森林以及部分漫长的海岸地带,它管理的物业资产价值至少141亿英镑,皇家财产局已跻身欧洲最大的房地产商之列。

  但是,皇家财产局的归属一直游走在灰色地带。它的官网上注明,“皇家财产局属于执政君主,但它不是君主的私有财产——君主不能出售它,它的收入也不属于君主;皇家财产局也非英国政府所有,它由一个独立的组织以公司形态独立运作。”

  每年,皇家财产局将创收交给英国政府,再由后者将其中的大约四分之一返还给女王和王室。

  “在全球不平等加剧的时候,英国王室逃避了外界对其继承财富的合法审查。”兰卡斯特大学(LancasterUniversity)讲师劳拉·克兰西(LauraClancy)在《经营家族企业:王室如何管理其形象和我们的金钱》一书中写道:英国王室大部分财产所有权可以追溯到殖民时期,而皇家财产局“再现了殖民主义时代的特权”。

  “我喜欢高级王室成员提供的政治传统和历史连续性,但低阶王室成员太多了,我们也不需要那么多的王子和公主。”已退休的英国王室政治顾问斯蒂芬·艾利森(StephenAllison)主张进行部分宪法改革,控制王室成员的数量和行动规则。

  在19世纪后期,共和主义只存在于少数英国政界精英和新闻界人士的话语中。一战后,俄国、德国、奥匈帝国等相继抛弃君主制,共和主义也开始得到更多英国人的支持。1923年,英国工党内部会议上一度提出废除君主制的动议,但未能获得多数支持。

  1935年,“爱美人不爱江山”的英王爱德华八世执意迎娶美国女性辛普森夫人(WallisSimpson)。但是,此举违反英国王位与英国国教继承的规定,爱德华八世被迫将王位禅让给其弟乔治六世。这场风波中,多名议员提出废黜王室、建立共和国的法案,并在英国议会进行了表决。

  时至今日,“保王”与“废王”之争依旧不绝于耳,后者的声音越来越大。2015年,英国《卫报》的一项民调显示,75%的受访者认为应该继续保留君主制。2021年5月,民意调查机构YouGov的数据显示,君主制的支持者已经降至63%。

  更多的英国年轻人希望废除君主制。在18-24岁的民众中,主张废除君主制者占41%。但在65岁以上受访者中,依旧有高达81%的人支持君主制。

  “作为一名苏格兰人,君主制对我来说非常的遥远和陌生。”苏格兰东海岸柯卡尔迪(Kirkaldy)的一名寄宿儿童保育员马修·伯顿-韦伯斯特(MathewBurton-Webster)说,“唯一能让我们想起君主制的东西就是纳税人的钱。”

  当前,英国女王还在英国之外的15个英联邦国家被奉为国家元首,但这越来越受到共和主义的挑战。

  二战后,不少亚非拉国家开始宣布脱离英国的殖民统治。进入上世纪70年代,圭亚那、多米尼克、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相继宣布脱离英联邦,实行共和制。1992年,毛里求斯也宣布取消英国女王的国家元首地位。

  “让我们完全摆脱过去殖民历史的时刻即将到来。”2020年9月,加勒比海岛国巴巴多斯宣布,将在2021年11月的独立日之前实现共和改制。

  近来,梅根与英国王室的“种族歧视”风波已席卷英语世界,意外地为共和主义推波助澜。美国《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题为《废除英国君主制》的文章,澳大利亚前总理特恩布尔公开呼吁退出英联邦,加拿大联邦议会第三大政党新辛格也表示“加拿大人的生活不再需要英国王室”。

  越来越多的加拿大人希望废除君主制。一项民调显示,支持废除君主制的加拿大人所占比例远超英国,尤其在魁北克等法语省区高达95%。

  “拥有千年历史的英国王室可能在未来两代之内消失。”以敢言著称的英国知名作家希拉里·曼特尔(HilaryMantel)公开表示,伊丽莎白二世的魅力已经延缓了王室的衰落速度。

  “她履行国王的义务,严肃认真地为国家效力,尤其严格避免对政治的任何干预。”英国白金汉大学政治学教授格雷斯(AnthonyGlees)认为,伊丽莎白二世“很善于走出王宫,与平民交流,这正是人们所期待的”。

  在近70年的王位上,伊丽莎白二世也曾因“高冷”而备受批评。尤其1997年夏天,民望颇高的戴安娜王妃在与查尔斯王子离婚后遭遇车祸死亡,伊丽莎白二世错估了英国民众的情绪。

  最初,女王拒绝从其度假地返回伦敦,因此被批评冷酷无情。在时任首相布莱尔的强烈建议下,她才返回伦敦,并作出在白金汉宫下半旗志哀的决定。

  多年来,面对江河日下的民意支持率,英国王室也开始了更开放、更包容、更亲民的自我救赎之路。2020年4月5日,英国的新冠肺炎疫情迎来至暗时刻,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发表电视演讲,吸引了2400万英国人观看直播,这超过该国总人口的三分之一。

  英国王室还充分利用社交媒体赢得民众的好感。近来,威廉王子与凯特王妃尤其活跃,他们发布的小公主、小王子的照片收获了大量的点赞。

  不过,英国社会越来越多元化,古老的王室运用社交媒体犹如握着一把双刃剑。2018年9月,刚嫁入英国王室的梅根就曾因为一个随手关车门的动作而广受争议,一派网民称赞她“平民化”“作风朴实”,另一派则批评她“违反王室行为准则”“可能会让某些人丢了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