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新闻

200年来日本对华派了多少间谍?抗战时蒋介石:见过的日本人全是

  清光绪十三年(1887年)八月,在“东亚第一要塞”旅顺港,北洋舰队的施工现场,一个头戴礼帽,脚穿草鞋,手拄拐杖的商人,说着一口流利汉语的日本青年与负责监工的清朝官兵熟络地漫步聊天。

  在毫无保密意识的清朝官员眼中,这个既客气又大方的日本人,就是一个仰慕大清朝浩浩国威,一心想向大清国学习,顺便跟大清国做一些药材生意的学生。

  这个既乖巧又大方的日本小伙深受官兵们欢迎,因为他每次都会很贴心地给每位官兵送上精心准备的礼物。

  于是,这个日本人在清朝官兵的热烈欢迎下,出入这个清政府眼中的“钢铁要塞”如同进出自家的庭院般来去自如。港口的各项配置就这样被这个年轻人烂熟于心。

  可悲的是,这支由清政府耗费大量的人力、财力、物力建立起来的水军竟然没有下海,而是在旅顺港全军覆灭。

  因为军港周围的炮台在开战之初便被日军早早地占领,所有的炮口一致对准港口。

  而那位曾经送给他们礼物、经常来营地探望他们的“日本好友”,此刻正站在日本广岛大本营的御殿前庭接受日本明治天皇的当面嘉奖。

  正是因为他向准备开战的日军提供了一份详细的情报,其中包括旅顺港周边炮台的精确位置和北洋水舰队的军事实力以及作战计划,就连周边的人文地理、气候特征他都一一记录在案。

  凭借这些精准的情报,日军在开战之初,对炮台发动了精确的袭击,把清政府用来保护军港的炮台收为己用。

  有人说,日本人猥琐,打仗总是先偷袭再强攻,甲午战争如此,日俄战争如此,太平洋战争如此,就连后来的侵华战争也是如此。

  那是因为每次战争之前,他们会做好战争环境的情报工作,就连当地风土人情等方方面面,他们都会详细记录在案。

  日本派出的间谍们,在战争开始之前,便把对手各方面的情况送到了负责作战的指挥官面前。凭借着这些珍贵的情报资料,日军才会在一次次的偷袭中取得成功。

  然而,让人细思极恐的是,日军间谍被派出的时间要早于战争开始许多年,间谍们被派出的方式也是五花八门,让人防不胜防。

  在日本明治维新初期,明治天皇便以《御笔信》为媒介,向日本民众广泛传播自己的军国主义大陆经略政策,矛头直指中国与朝鲜。

  在这样的指导思想下,大批的日本学者开始制造中国敌人论,日本兴亚论等等反动言论。

  1886年,一个名叫荒尾精的日本人,来到了中国的武汉汉口,他的真实身份是日军现役陆军中尉。

  在这里,他建立了一个以卖药为主的杂货铺,名叫“乐善堂”,经营范围从药品到书籍,从日常的针头线脑、糖果咸菜到工程施工。

  这个表面上的商铺,实际上是日本早期在中国设立的间谍机构。他们的经营范围涵盖了中国居民生活的方方面面,为间谍活动提供了便利。

  很快,这个臭名昭著的间谍组织在中国各地开设分店,大批的日本间谍把触角伸向了中国的每一个角落,他们有的是乞丐,有的是车夫,有的是律师或者官员,还有的是戏子或者妓女。

  这些无孔不入的日本间谍,用各种身份作为掩护,徒步走遍了中国大陆的每一寸土地。

  他们每到一处,便把这个地方的地理位置、道路交通、战备水平、军事潜力以及当地的风土人情进行详细的记录。

  为甲午战争立下汗马功劳的宗方小次郎,便是用这种方法,在八个月的时间里,徒步走完了中国华北至东北的大片土地。

  回到日本的他整理出了针对清朝国情的调查报告,在报告中,他明确断言:“今中国外形之进步,犹如老屋废厦之粉饰······但一旦大风地震之灾······指顾之间即将颠覆。”

  这样的报告,无疑是给那些蠢蠢欲动妄图吞并中国的日本高官打上了一剂强心针。日军根据宗方小次郎勘察北洋舰队获得的情报,绘制了旅顺要塞防御图,成为了日军在甲午战争中最详尽的参考资料。

  就这样,腐败的清王朝外加清朝官员低劣的安全意识,给日本间谍提供了便利,最终导致了北洋舰队——这支中国近代最强大的舰队,一步步陷入深坑,最终覆灭。

  1901年,日本在上海创立了一所名为“东亚同文书院”的学校,这所学校表面上是以研究“中国学”为办学方向,而实际上则是打着学术的幌子进行间谍活动的间谍学校。

  在这所学校里,学生享有公费待遇。在入学的前三年,学生们主要学习中国的语言,中国的历史,中国的政治经济以及各地的商业习惯和社会状态。

  最后一年,学校会组织学生以“游学”的名义对中国进行实地考察。在该校长达四十多年的办学时间里,先后有5000多名学生们所谓的“游学”路线多条,涵盖了除西藏以外的中国所有省区。

  他们的调查内容广泛,包含了各地的山川和土地形态、人口疏密、风俗民情、民生贫富等多个方面。

  这些调查结果除了写进了学生们的毕业论文之外,还被编撰成册,被分门别类地整理成各类调查报告,成为日本对华决策的重要依据,为日本的侵华行动打下了深厚的基础。

  那个地方有多少水井,分布在哪;某个地区有多少房屋,砖房土房,位置在哪;粮食蔬菜主产地在哪,品种多少,储存在哪;店铺分布在哪,可以供应什么物资;运输车辆在哪,具体型号、位置......

  无论是九一八事变,还是七七事变,早已对我军实力了如指掌的日军在兵力相差悬殊的情况下悍然挑起战争,连补给都不用发愁。

  此外,在开战之前,日本间谍们就开始在中国物色、拉拢汉奸,并对汉奸加以培养,而这些被日本人精心培养的卖国贼,成为了日军掌握中国情报的绝佳帮手。

  日本外务省下属的东亚同文会被盟军司令部勒令解散,会长近卫文麿畏罪自杀,所有在华人员一律遣返回日本。这个荼毒了中国近半个世纪的间谍组织终于退出了中国大地。

  但是,回国之后的间谍们依旧不安分。1946年,原东亚同文书院的间谍人员在日本创建了爱知大学。1948年,原东亚同文会人员组建了“霞山俱乐部”,后更名为“财团法人霞山会”。

  1967年,霞山会在东京设立东亚书院,开办中文班,附设东亚文化研究所,而该机构依然隶属于日本外务省下属的情报机构。

  能否在两国之间的博弈中取得胜利,关键就是看谁能在信息战中占据绝对的优势。而这场信息战的背后便是大量的间谍和情报人员的战争。

  随着两国在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的较量日益增多,越来越多的日本间谍渗透到了中国的各个地区。

  1959年,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日本自卫队。在那里,阿尾博正经历了地狱般的训练。最终,表现突出的他被日美共同建立的谍报机关“武藏机关”看中,正式成为一名间谍。

  1972年3月,他受日本自卫队指派,以经济学者的身份潜入到台湾,目的就是监视台湾的一举一动。

  1982年,正值中国改革开放的新时期,我们的国家敞开国门积极学习国外的发展经验,作为“经济学者”的阿尾博正以此为契机进入了中国大陆。

  有了这层伪装,阿尾博正名正言顺地参观了国内的各大工厂,甚至包括一些机密性单位。每次进厂参观,阿尾博正都会携带微型摄像头等工具,而他也因此收集了大量的情报。

  在一次到部队参观交流的过程中,狡猾的阿尾博正靠着跟军官合影留念的机会,拍下了背后最先进的军事设备。

  此外,阿尾博正对外宣称自己热爱旅游,喜欢到中国不同的地区游玩,见识当地的风土人情。以着“旅游爱好者”的身份作为掩护,阿尾博正整理出了中国经济、文化、地理等方方面面的详细资料。

  为了窃取更多的军事情报,他以旅游为名,带着勘测设备渗入我国西南腹地,泄露了我国大量的军事机密。

  这些情报,源源不断地被送往了日本相关部门。从1982年阿尾博正进入中国大陆到2016年被捕,他先后完成了150篇关于中国情况的间谍报告。

  然而,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阿尾博正非法搜集情报的行为终于被我国的反间谍机构发觉,但是由于我方掌握的证据不足,阿尾博正于2006年逃回了日本。

  但是,嚣张的他并没有因此而收敛,反而以自己二十多年的间谍工作为骄傲,并将自己的经历写成了书,名为《自卫队秘密谍报机关——被称为青铜战士》。而他自己也因此有了“日本情报之王”的称号。

  称王之后的阿尾博正似乎对自己的过于单调的晚年生活不甚满意。在2010年,他再次借着旅游的名义潜入中国,继续进行间谍活动。

  2016年,阿尾博正用重金收买了西南地区某飞机制造企业的4名工作人员,妄图通过他们获取情报。

  然而,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在我国相关部门的严密排查下,泄露情报的这4人很快浮出水面,紧接着长期隐藏在背后的阿尾博正现出了原形。

  铁证如山,这一次阿尾博正即使有通天的本领也无法翻案,80多岁的他面临的是最高可判处死刑惩罚。

  虽然我们的国家身处和平年代,但是我国所面临的国内外形势是极其复杂和严峻的。

  在科技高速发展、信息爆炸的今天,间谍活动不再拘泥于专业设备、专业人员,情报信息的搜集工作已经逐步渗透到我们的日常生活中。也许,我们不经意间发出的一张照片,就有可能被间谍们利用,危害国家的安全。

  因此,我们一定要提高警惕,增强保卫国家安全的意识,不给心怀不轨的间谍以可乘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