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新闻

好莱坞明星生活(4)

  摄影棚内,所有的人都静静地站着,气氛紧张、凝重。他们盼望这一时刻的到来已近四个月了,而当这一刻马上就要降临时,人们又似乎害怕它来的太快,想要阻止它,让它晚一点来到。即将问世的电影妙不可言,整个拍摄过程一帆风顺,摄制组的成员都结成了几乎是永恒的友谊。大家都狂热的崇拜着主角,过半数的女郎则迷上了导演。男主演名叫克里斯托菲尔•阿诺德,他是公认的好莱坞最优秀的影星。原因很简单,他是一个形神兼备、技艺精湛的表演艺术家。现在人们都站在这里观看他最后一幕的表演。他正款声细语的自白,眼里汪满了泪水。通往所有进出口的路都静悄悄的,静的可以听到针落到地上的声音。费伊•普赖斯最后一个离开摄影棚,向人们鞠躬致谢,激动的泪水夺眶而出。阿诺德看着她走过来,备受感情蹂躏的心又一次被她紧紧牵住········完了·········这最后的一幕··········全完了。

  ”全部完毕!“一声大喝。一阵短暂的沉默,随后所有的人都高声呐喊、欢笑,相互拥抱,泪水夺眶而出。所有人一起举起香槟酒,这里顷刻间变成了喧嚣的联谊会,相互交谈,彼此祝福,久久不愿离去。克里斯托托菲尔•阿诺德紧紧拥抱着费伊。过了一会,他深情地凝视着她的眼睛。

  ”我也有同感。“他们长时间会心地相对微笑。大约三年前,他俩曾一度陷入爱情的漩涡。因为这个缘故,她对是否参加这部影片的拍摄曾犹豫不决。但这一疑虑迅即冰释。从开始到结束,他都表现出非常正经的君子风度。只是在第一天,他的眼里曾偶尔闪露过一丝局外人无法察觉的缠绵目光,那是往日做爱的前奏曲,暗示着他们曾有过肌肤之亲的经历。而此后的整个拍摄过程中,除了工作上的往来,他们未发生过任何其他纠缠。

  他松开紧搂着费伊的双臂,对她亲热地笑了笑,”我将怀念同你共度的这段美好生活,而且我想这将会成为又一次重新开始的怀念。“他俩不约而同地都笑了。

  ”我也会想念你的。“她环顾一下周围喧闹的人群,这些人激动得仿佛要把地狱翻个个。导演正狂热地吻着布景设计师,她恰好就是导演的爱妻。费伊乐于同他俩共事她开始了演员生涯后,就强烈地被这位导演所吸引。”你下一步作何打算,克里斯?“

  ”我准备到纽约去玩上一周,而后乘船去法国。今年夏末之前,我打算在里维耶拉小住数日。有人奉劝我此时去法国为时尚早,但我知道那里除少数东西还实行配给之外,一切同战前都没有多大变化。这对我无所谓。“他对她怪样地眨了眨眼,显得颐指气使。他比她早出生二十年,但看上去只不过大十来岁。他大概是本城最漂亮的男人了,对此她颇为自豪。”是否愿意和我同行?“尽管他仍像以往那样迷人,但对她已不再具有昔日的魔力了。

  ”不,谢谢。“她洒脱地一笑,而后摆摆手,”不要再重复了。整个拍摄过程你表现得都很得体,克里斯。“

  ”奧,怎么个不同?“她想同他开几句玩笑,但周围突然一阵混乱。一个听差跑到摄影棚里高声喊着什么,费伊听不清楚。马上,许多人脸上都露出恐慌的神色,而后是震惊,接着泪水奔涌而出。费伊仍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她焦急地扯着克里斯的衣袖,眼里充满了不安,”他说什么?·········什么?·······“克里斯正在向右边的一个人询问,费伊紧张地透过这些喧闹声在仔细倾听。

  ”啊,上帝·········“他惊愕地转过脸来看着她,尔后不假思索地再次把她紧紧拥抱起来,他声音颤抖着说:”全完了,费伊·········战争结束了,日本人投降了。“仅在几个月前,欧战结束了,现在,战争终于全部结束了。她转而又紧紧地把他抱住,放声大哭。摄影棚内所有人都在一边哭、一边笑,又一次打开香槟酒。此刻,大家又都放生高喊起来:”全部完毕,全部完毕!“——这不再是指电影,而是指战争。

  费伊从摄影场赶回坐落于贝福利山的住宅,似乎一过去了好几个小时。电影拍摄如此迅速结束的惋惜心情已不复存在,它被战争胜利的喜悦冲洗的一干二净。这是令人激奋的喜讯。当年珍珠港被轰炸时,她才只有二十一岁,现在已经是二十五岁了,长大了,长成了一个成年女人,而且处于事业的顶峰。

  这无疑已是顶峰了,每年她都这么对自己说。她想象不到,还会有比这更好的前景。怎么可能呢?然而恰恰就是这样。角色越严越好,越演越出色,越演越重要,赞美之声不绝于耳,每年的收入多得令人难以置信。美中不足的是,此间她的父母相继谢世。她痛惜父母未能同她分享这一切。他们都是前几年辞世而去的。父亲死于癌症,而母亲则死于阳士敦城附近潘尼西万奈尔冰雪路上的一次车祸。父亲死后,她曾劝过母亲来加利福尼亚州同她同住,但母亲却是故土难舍。现在她已举目无亲。去年她把格罗夫城内陈旧的故居也卖了。她既没兄弟、也没姐妹,就在贝弗利雇了一堆忠厚的夫妇为她照顾那所优雅的寓所。除了他俩,费伊•普赖斯就是孑然一身了。但她并不觉得怎么孤独,在她的圈子里有许多人。她喜欢自己的工作和朋友。奇怪的是,她至今还没有成家,她尚不属于任何人。事业能如此顺利、成功,这么短时间就变得那么丰裕富有,连她自己都觉得意外和惊讶。她二十一岁时,战争爆发了,那时生活截然不同。现在,自从两年前最后一次去海外战地巡回演出归来,生活也就安顿下来了。她置买了房子,两年内拍了六部电影。虽然她仍想继续去战地巡回演出,但却无法抽身。生活就像高速旋转的陀螺,首映式、公映式、记者招待会。此外,就是每天清晨五点起床,去拍电影。现在她刚刚结束这部电影的拍摄,又必须马上投入下一部电影的拍摄准备。她的下一部电影计划在五周内开拍。每晚睡觉前,她都需研究几个小时剧本。代理人告诉她,一个新的奥斯卡金像在恭候着她。每当他这么说时,她总是付之一笑——这是一个可笑的想法。她不仅已经获得了一次奥斯卡金像奖,而且还曾两次获得该奖的提名。但艾贝坚持说这部新电影肯定会大爆满,费伊相信他。她以一种古怪的方式认为,他就像自己的父亲。

  她将车开上高速公路,经过皮克伐尔和切普林斯转眼就到了自己的家。一个男仆微笑着跑出来为她开门,他整天都呆在这专为邮差、费伊的朋友和她本人开门的小门房里。

  ”天气真好,普赖斯小姐?“他是一个年逾古稀、头发苍白的老仆人。已经在这工作一年多了,他对这个工作很满意。

  ”是的,鲍勃。您听到新闻了吗?“他现出一副茫然的样子。”战争结束了!“她对他微微一笑,看到他眼里滚动着泪花。他太老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就未能亲自参战,但在那次战争中他失去了唯一的儿子。现在的这场战争,常常使他和他的老伴回忆起痛苦的往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